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阿尔&拜文05
    现代职业足球有着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对抗强度和残酷程度,几乎每一个职业球员身上都是伤痕累累。

     但这些伤有大有小,有严重到能断送一个球员整个职业生涯的,也有一些一个赛季总会碰上那么几次的,讨厌却常见的伤情。

     只不过,“前十字韧带撕裂”这样的诊断结果,让人很难说清它到底更接近于哪一种。它并不是骨折那样的硬性伤,那种伤往往还会给球员留下很强烈的心理阴影,让他们惧怕在球场上与对方球员进行身体对抗;但它又是一种如同跗骨之蛆般让人厌恶的存在,它就像埋在球员身体中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

     更别说,像这样的伤势,就算重建手术再简单再顺利,也需要漫长到几乎望不到头的恢复期,整整一个赛季确定无法出场,对于拜文·赫尔德这样刚刚完成德甲处子赛季还表现出色的新星球员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新赛季开始前,已经有不少媒体撰稿预测拜文第二个德甲赛季中的表现,他们都等着鉴定拜文到底是“明日之星”还是“另一颗流星”,看他能否牢牢占据勒沃库森主力前锋的位置,能否在德甲射手榜上争一席之地,甚至——能否被主教练征召进入国家队。

     但这一切繁花似锦的预测,在突如其来的伤病面前,越发显得讽刺意味十足,让人几乎不敢多看。

     拜文确实没看这些信息,他在受伤后立刻进行了手术,正如勒沃库森的队医保证过的那样,这个手术并不复杂,进行的非常顺利。

     但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在拜文被人从手术室中推出来之后……另一场战争就开始了。

     漫长的,充满变数的,谁也不能保证他一定能完美战胜对手的第二场战争,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

     因为跟拜文的哥哥,埃里克·赫尔德有几分拐弯抹角的同学之情,在拜文立志要追上科隆大学企业经济学专业的“一分女王”后,埃里克已经在家中不止一次拿这件事吐槽了。

     赫尔德兄弟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根正苗红的德国人,也有着典型的德式思维。他们不太理解自家的小儿子怎么会对一个亚洲面孔一见钟情,不过他们对阿尔的印象尚可,毕竟她的实力和水平听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自家儿子喜欢就喜欢吧,跟着学霸混说不定还能沾点灵气好好学习呢。

     拜文的手术是在慕尼黑做的,术后第二天就是周末,阿尔特意坐火车从勒沃库森赶了过去。正如之前每个人说的那样,这场“小”手术非常成功,全过程中没有出任何意外,按照计划,手术结束后两周可以拆线,之后拜文就能顺利出院,然后——开始他漫长无比的修养复健期。

     阿尔抵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拜文的爹妈和哥哥正好都不在,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床上。

     他似乎还没从手术得麻药中完全恢复过来,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萎靡不振。不过,在看到阿尔的一瞬间,拜文的眼神猛地一亮,伸出手来打招呼不说,还努力地想要从床上爬起来。

     阿尔连忙制止他的这个鲁莽行为,在将买来的花放好后,她将拜文的病床摇了起来,让他能靠坐在床上说话。

     拜文的腿上还包着纱布,看起来有些可怕,阿尔在打量他膝盖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充满敬畏,也透着浓浓的心疼。

     “听说手术很顺利,什么时候拆线出院?”

     “唔,怎么也要两周吧——对了,多谢你的花,我很喜欢!”

     拜文带着一脸傻气的模样灿烂着笑着,这小子确实长得很帅,笑起来的时候几乎能晃瞎人的眼睛,看起来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灿烂。

     他说着指了指病床边柜子上的玻璃瓶:“要喝水吗?当然,只能你自己倒了,哦对了,你有没有吃饭?我这可没什么东西,不过听说附近倒是有些不错的餐馆……”

     没等阿尔说话,拜文就絮絮叨叨地念了一大堆话,年轻的女人不免一声轻笑,动作温柔地拍了拍拜文的手。

     对方立刻停下了话头,羞赧地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起来。

     “抱歉,看到你有点激动啦!”

     “事实上你三天前还看到我了,你来慕尼黑的时候我可是去送行了的,”阿尔说话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医生有说具体的恢复计划吗?这可是沃尔法特博士的诊所,啧!”

     阿尔最后那声“啧”充满了微妙的意味,敬佩中带着几分有所保留的怀疑。

     沃尔法特博士是德国队的队医兼拜仁慕尼黑队的队医,世界闻名的运动医学专家,德国体坛中的许多风云人物,诸如巴拉克、波尔等人都在他的诊所中就诊,其他领域和国家的许许多多知名运动员,也曾因伤病原因拜访过他。

     沃尔法特博士尤为擅长膝盖类的各种伤病,勒沃库森这次特意将拜文送到这里,也足以体现出他们对于队中这位“新星球员”的重视。

     不过嘛,就算是“神医”也不是能搞定一切伤病困扰的,阿尔并不是在质疑沃尔法特博士的技术,但她在这会儿还是持观望态度。

     “现在感觉还行,”拜文思索了片刻才老老实实地回答,“目前医生只制定了第一阶段的恢复计划,之后的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置顶调整。”

     灵活多变的康复计划才能适应各种环境和可能性,这样的安排还是很合理的。

     阿尔旮自沉思着,拜文已经伸手拉住她,让她在病床上坐下,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不要担心啦,我会努力做复健训练的,争取早点回到赛场,唔——快来表扬我下!”

     拜文笑得一脸蠢样,那种混合着期待、得瑟和恶意卖萌的表情让人简直不能直视,阿尔面色嫌弃地撇撇嘴,用中文嘟囔了几句“真不想说我认识你这个傻叉”之类的吐槽,最终还是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唇。

     当然,随着拜文伸手紧紧抱住阿尔,这个吻……可就变得缱绻浪漫多了。

     >>>>>

     在拜文出院后,头一个月还得拄拐杖的时候自然是住在父母家,他的老家就在北威州,但距离勒沃库森稍远,开车的话都得花上一两个小时,每天花这么多时间在路上实在累人。所以从第二个月开始,他就搬回了科隆。

     拜文现在住的房子还是上赛季末时重新租的,因为他已经在德甲出场——并且还积攒了点名气,再住之前的地方就不是很安全妥当了,在*性上也不够好。他的新家在科隆临近市郊的居民区中,独门独户附带前后花园,面积不算大,房子也只有一层,但对于他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就算阿尔之后要搬过来住也足够了。

     没错,就算两人确认关系已经半年多了,阿尔依然住着她的学生宿舍,虽然时不时在拜文家过个周末,但并没有搬来长住的打算。

     不过,这会儿拜文受伤,需要人照料不说,每天还都得去找队医复健,每天也都要去球场上班的实习生·阿尔,在几经犹豫后,最终还是搬来与拜文同住。

     男人把这命名为:因祸得福。

     在拜文终于追上阿尔之后,他一意坚持要阿尔去考驾照,阿尔没多犹豫地就答应下来,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终于搞定了驾照。

     对于阿尔和拜文来说,考驾照这件事是“双赢”,一方面,有驾照的话,阿尔在找实习或者日常生活中都方便许多,另一方面——拜文也暗搓搓地希望他能享受下女朋友接送训练的“待遇”。

     只可惜阿尔的驾照是考到了,也在拜文的监督下上路开了一个月的车,但第一次接送拜文去球场却不是为了训练或比赛,而是……为了复健,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

     而且拖着一条伤腿也不能做这样那样的事情,这种明明夙愿达成却没什么卵用的感觉……简直太憋屈了好嘛!

     人生不如意,十有□□啊!

     >>>>>

     最开始的时候,拜文的恢复计划进行得按部就班也很顺利,在理疗师的帮助下,他一步一步按照计划地加大恢复训练的强度,同时也没落下健身的计划。

     基本上,他跟阿尔保持一样的作息时间,早上八点出头一起来球队,下午四点多阿尔可以下班的时候再一起离开。

     因为阿尔的工作并不是坐办公室的那种,经常要满球场乱跑,遇到各种比赛的时候还得在外面布置展台,拜文没事的时候还会在她出现的地方随便晃晃,没两周的功夫,几乎整个部门和其他好几个相关部门的人都知道阿尔就是拜文的女朋友了。

     拜文当然没大喇喇地将“这是我女朋友哦你们对她好点否则哼哼哼”挂在嘴边,但就算他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跟大家打打招呼聊上两句,所有人都知道他话语中的意思,回头对待阿尔的态度不免也热情了几分。

     不管怎么说,拜文现在都是勒沃库森一队的球员,只要他没被这次的伤病坑到爬不起来,前途注定一片光明,就算日后有可能跟阿尔分手,反正他们现在还是一对……结个善缘未尝不可。

     大部分情况下,实习生的工作都是些难度不高,但是比较繁琐无聊的。这会儿有拜文为阿尔刷脸,她接到的任务也渐渐有了变化,能接触到一些更核心的部分不说,有不懂的时候,也会有更多人愿意为她进行详细的解答。

     阿尔自然清楚这些变化是如何产生的,她没有在口头上反复感谢拜文,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倒是对他的饮食和作息更加上心了。

     等拜文的恢复训练进行到第五和第六阶段,到了可以进行折返跑或者长距离慢跑的时候,阿尔的实习期也顺利结束,她最后拿到了1,3的高分(德国学制,1分满分,4分及格,5分不及格)和相当不错的实习评定,之后整理并完成的实习报告也顺利的通过——其中还是拜文帮她反复看了好几遍,修改了其中的各种语法或单词拼写的错误。

     这就意味着,阿尔接下来只用找好毕业论文的题目,完成后就能顺利毕业了。

     考虑到拜文现在的状态,阿尔本来准备搬回学生公寓的,但在拜文撒泼耍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各种劝说后,阿尔最终接受了拜文的建议:

     退掉学生公寓的房子,正式搬进拜文家。

     但就算是这样,就算是他们两人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朝夕相处”,也没能阻止接下来发生了一连串意外。

     >>>>>

     最开始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意外,拜文在进行折返跑训练的时候轻微扭伤了脚踝。

     这是足球运动员身上最容易遭遇的伤病,再加上他扭伤的是右脚踝,跟他做过手术的左膝盖完全没关系,所有人都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按照正常的流程包扎、冰敷、回家抬高右脚休息恢复,阿尔甚至还跟拜文开玩笑,说要去买些筒子骨给他熬汤补钙,免得他天天这么躺着,骨头都躺僵了。

     但在一个星期后,拜文第二次在同一个位置扭伤脚踝后,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最开始队医们怀疑是左膝十字韧带撕裂后恢复不当,导致半月板损伤,影响了关节的活动性,让整条左腿的功能都有些受损,这才导致了右脚踝的反复扭伤。

     但在做了核磁共振的检查之后,结果却表示一切如常,拜文的左膝恢复良好,半月板也没有任何损伤。

     换言之,右脚踝的习惯性扭伤……找不到成因。

     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中种下,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人神经紧张、濒临崩溃,仿佛一夕之间,拜文身上的那种淡定和自信都消失了,他开始疑神疑鬼,连带着在恢复训练中也有些精力不集中,并对队医们列出的训练项目报以极大的疑虑。

     这样紧张不安的心态持续了大概两周之后,压垮拜文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出现了:

     他在训练的时候发生意外,这一次,伤到的是右边的膝盖。

     为了稳妥起见,队医们给拜文制定了长达两周的静养计划,同时停掉了其他一切恢复训练项目。这就意味着拜文的养伤期至少要延长一个月,按照这样的算法……他可能连下个赛季前的各种训练和热身赛都赶不上了。

     像他这样表现出众的年轻球员并不多,当然也并不少。长期伤病、缺乏比赛,意味着他们本就不高的身价会大幅贬值。更别说,他们在球场上那种一飞冲天的劲头一旦被打断,想再延续几乎是难上加难,连带着他们的前途发展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此时,勒沃库森在联赛中风头正劲,上赛季被威胁到主力位置的二号前锋更是表现出众,在接受采访时,几次表示自己“不惧挑战”,并刻意提到“希望拜文早日康复,重返球队”。这样带着几分隐隐针对的说法本来就足够让人不爽了,媒体们在这个时候更是雪上加霜,在获悉拜文伤情反复之后,立刻就是一波言辞犀利的讨论和点评,表示惋惜的有之,暗示拜文可能真的是“另一颗流星”的报道当然也不少。

     好似一夜之间,拜文就被逼入了无法逃开的死角与……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