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14】
    林正均只是在饭局之前回家一趟而已,看起来儒雅又帅气的男人交代了几句“对朋友热情点”、“注意安全”、“随便吃随便玩别客气”之类的话后,就急匆匆地先走了。

     林燃倒是对这样的场面习以为常的,不过她抽空瞟了眼顾德泽的神色,对方看起来似乎有点……尴尬?

     “别摆出这个表情啦,”女生大大咧咧地拍上顾德泽的胸,笑得有点没心没肺,“我爸妈都是这个样子,他们一直挺忙的。不说这个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不过,我们这边的特色菜还没我们这边的过早多呢……你吃鱼吗?”

     顾德泽的脸上还是透着点一言难尽的神色,浅栗色的双眼中更是充满了怀疑,林燃并不理解这种“怀疑”从何而来,好在他很快找到了新的话题。

     “‘过早’是什么?”男生思索片刻,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们这儿把吃早餐叫做过早,过早可是最能体现武汉饮食文化的活动了,唔……你什么时候走?还有,你有住的地方吗?要我帮你订酒店吗?”

     “明天晚上的火车,我要去西安一趟看看我外公外婆。至于住的地方……”

     哦,林燃当然不会请他留宿,不用脑子想都知道,顾德泽也没穷到连酒店都住不起的地步。

     他之前就已经订好了酒店,一家离林燃家不算太远的四星宾馆,他在来的路上就已经checkin了,顺便还打理了一下造型。

     ……然而,万万没想到武汉的风刮得这么诡异而猛烈,他的发型都被吹没了_(:3」∠)_

     顾德泽思索片刻,报出了酒店的名字:“我定了xx酒店,离这不远。”

     林燃闻言点点头:“哦哦,那家我知道,环境还不错,配得上你的身份。”

     黑发少年顿时有些无语:“……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女生一脸正直:“还好你没定快捷酒店,要是被我爸知道你今天住那的话,他一定会说我没好好招待客人的。”

     ……你爹还真是讲究啊。

     顾德泽无言以对。

     林正均说的李叔很快来了,他是个看起来微微有些严肃的中年男人,大概三十来岁,个子不算高,但看起来很是健壮。

     李叔看到顾德泽的时候有些吃惊,看起来跟陈姨一样,惊诧于他的混血长相和身高。

     “燃燃在外国的朋友呀?真是稀客,”李叔啧啧称赞了几声后话锋一转,“你们晚上想去哪里吃啊?”

     “就去我——去私房菜那家。”

     林燃话说一半突然改了口,不过她语速偏快,顾德泽并没有注意。

     反倒是李叔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俩一眼,但也没多说什么。

     李叔可是老司机了,车开得是又快又稳,很快就把两人带到了地方。

     那是一幢看起来非常精致华丽的小楼,独门独户,外面还有个精致小巧的花园,看起来格外幽雅。

     要不是小楼外挂着大大的招牌,还真看不出这里是个吃饭的地方。

     “我去问问有没有位,”李叔麻利地下车,笑得有些鸡贼,“你们稍等哈子啊!”

     这家店其实就是林燃家的资产之一,他们家是做餐饮业的,父母都是,名下有大型酒轩,走高端路线的连锁火锅店,外加这间主打“地道鄂菜”的私房菜馆。

     方才林燃那说法,像李叔这样的人才,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她的意思?

     说是进去看有没有空位,多半是去叮嘱领班等认识林燃的人别说漏嘴了!

     很快有服务生出来,将林燃和顾德泽带进小楼,然后一路带到二楼的空桌上。

     这个位置相当不错,清幽、私密性也好。李叔交代了他们几句后,抛下一句“吃完打电话,我来接你们”,就乐呵呵地走了。

     只剩下林燃和顾德泽,前者正一脸认真地翻着菜单,后者犹豫了片刻,没有拿起菜单,只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林燃。

     “你有什么忌口吗?就是不吃的菜?或者你有什么不能吃的菜?”

     林燃翻着菜单随口问道,猛一抬头,却看见顾德泽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不免立刻移开眼,有些微微发窘。

     “要说限制是不少,不过难得来一次武汉——管他的呢,你随便点吧。”

     “能吃辣吗?能吃鱼吗?有没有过敏的东西?”

     林燃立刻噼里啪啦地报出一串问题。

     “唔,不要太辣,上次去重庆吃火锅简直辣死我了,别的都可以,没有过敏和不吃的——啊对了,我不吃香菜!”

     林燃听到这立刻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简直要放出光来了。

     “我也不吃香菜!天了噜香菜有什么好吃的啊,简直就是异端,你果然是我的小伙伴!”

     顾德泽吃惊地看着林燃一脸激动的样子,觉得他好像开启了什么了不得的话题。

     “你也说了,难得来一趟,我多点几个菜好了,实在吃不完打包带走。”

     林燃说着抬手叫来了服务生。

     “……来一份排骨藕汤,然后是鲜鱼三吃和粉蒸排骨,素菜的话酸辣藕带和腊肉红菜薹,两个菜都是微辣,菜薹用洪山菜薹的那种……”

     “……武昌鱼的话,今天的主厨的是哪位师傅?……郭师傅嘛,那就清蒸好了,甜点的话上一份欢喜坨,点的菜有例份的全部上例份……”

     林燃一口气点了不少,顾德泽刚想说话,林燃就扭头看向他:“对了,你吃鳝鱼吗?”

     “欸?”

     “算了,尝个鲜吧,来一份皮条鳝鱼……唔,再加个蒸菜拼盘吧,也是例份……就这么多了,上菜速度快点。”

     林燃说完后合上菜单,服务生立刻将桌上的两份菜单收走,很快又端上了四碟精美小巧的开胃凉菜。

     “你点的也太多了吧?”顾德泽的神色几乎有些惶恐了,“例份是小份的意思吗?就算这样,你点了一二三……九个菜了耶!”

     “还有好多菜都没点呢!”林燃满不在乎的挥挥手,“既然你明天晚上才走,明天早上可以带你去过早,中午不一定有时间吃好东西的了,晚上的话……你吃火锅吗?没重庆火锅那么辣的那种。”

     “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就去江滩,明天嘛,肯定要带你去黄鹤楼看看,东湖的话开车逛一圈就行,如果时间充足还可以去围观下古琴台,虽然那地方真没看头,但绝对是我们这逼格最高的景点之一,高山流水遇知音你听过吗,就是那儿。”

     “哦,还有,既然来了武汉,怎么样都得买点鸭脖走嘛。我知道一家很棒的老店,到时候要李叔给你买那种现场真空包装的就行,味道没影响,也能稍微保存一两天。”

     从方才点菜开始到现在,林燃就一直处在一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激昂状态,说得是两眼放光眉飞色舞。

     顾德泽目瞪口呆地看了半天,这才从他略显贫瘠的中文网络词汇中,挖出来一个合适的说法。

     这家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吃货”吧?!

     林燃又唠唠叨叨地讲了半天武汉的“吃喝玩乐”,这才喝了一口茶,神色好奇: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呢,你爸妈不管你来武汉这事吗?还是他们在德国?”

     “哦不,我妈妈是西安人,他们住在北京,不过这周我……”

     顾德泽说道这里突然卡了一下,隔了片刻,面色尴尬地看向林燃:

     “我妈妈的哥哥的夫人的妹妹,是我的什么?”

     “噗——”

     林燃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她睁大双眼瞪着顾德泽,紧咬嘴唇,拼命憋着笑。

     “你妈妈的哥哥的夫人的妹妹……难为你竟然说了这么长一串出来——然而我也搞不清楚她是你的什么,你还是继续说吧!”

     “你竟然不知道?!”顾德泽一脸震惊“你们不是对于这个——”

     “别别别,我爸爸是独生子,我妈妈只有一个哥哥,我可没遇到过这么拐弯抹角的关系,你还是说正事吧,别纠结这个了!”

     林燃终于没忍住笑,“哼哧哼哧”地笑了起来。顾德泽有些泄气地敲了敲桌面,声音也无精打采了几分:

     “你们这帮骗子啊……总之,他们在新加坡,我那个亲戚结婚,邀请我爸妈过去参加婚礼,所以我爸妈现在不在国内——要不然我哪有机会溜号。”

     “欸,别说你是中途跑路的啊?”林燃一愣,“真的假的?”

     “我当然是在国家队解散之后才走的啦,”顾德泽这会儿看向林燃的眼神——如果他知道的话——分明就是大写的【妈的智障.jpg】,“不过有记者本来想约专访,我往后推了几天,要不然肯定没空过来了。”

     “看来渣浪体育那个什么访谈果然是瞎扯的啊……”林燃喃喃地感叹着,只觉得内心既感动又惶恐,“所以……你连采访都推了,就是要过来探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