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看不见和虚构
    如果说毒品给康诺拉带来绝妙无比的喜悦享受的话,那——眼前这张牌就是毒品的反面。

     康诺拉把牌扔开,眼眸里布着满满血丝,犹如这双垂死的眼睛正在直视地狱血池。她惊慌失措的去抓呼叫器,一面拼命对着罗生摇头,一面“唔唔……”地发出求救的声音。

     罗生被康诺拉的反应弄慌了。即便他完全没安丝毫不良居心——仅此来问个问题——却从对方的挣扎逃避中强烈感觉到自己像在干着什么恶毒的罪行。

     甚至像受到某种暗示一般,不采取强制手段反倒会辜负对方的期待。

     罗生突然就急红眼了,趁康诺拉未及按下呼叫器,罗生一把夺下那鬼玩意儿甩到一边,单手擒住这个与死不到一步之遥的女人的双手,几若扑在病床上,压着嗓音严肃道:“康诺拉,我找不到程胤,你他妈弄张牌来耍我,你说你一个快死的人了,对我说句实话能要你的命?我现在就问你,我选这张牌的第二个问题,你告诉我答案是什么。”

     说着,罗生拿出手机,“不能说是吧,你输入,我看得懂。”

     康诺拉依旧晃拨浪鼓似的摇头,依旧“呜呜呜呜——”拼命的叫着,蓦然,或许因为呛咳,唾液从呼吸管里喷出来,喷在罗生脸上。

     男人火了,不是因为被喷到,而是陷入谜团般的沼地太久,或者说一种迫在眉睫的危机彻底击垮了他最后的理智。罗生一把掐住康诺拉的喉咙,怒目圆睁,字句顿挫道:“我杀了人,你不知道吧,或者说,你知道——”

     康诺拉猝然安静下来,她停止挣扎,目不转瞬看着罗生,不过这眼神根本不叫看,更像死不瞑目。

     缓缓的,康诺拉拿起手机按了几下,手指像癫痫发作那样曲着,似乎伸不直,以至输入几个字都非常吃力。

     罗生松开手,拉开床旁椅坐下,直盯着手机屏幕上逐一跳出的几个字——

     “没有答案?什么意思?”罗生转过头问道。

     没有答案,康诺拉输入的就是这四个字,她放下手机,以“请不要逼迫我”的目光对罗生投去祈求,停滞两三秒后,她轻轻摇头,这个摇头的意思很明显是“我不知道更多了。”

     罗生不甘心,再次拿起游戏牌,指着上面为数不多的三个问题耐下性子道:“你看,第一次我见你时,你说程胤委托你给我的牌,我可以问一个问题,你给了相对应的答案,当时我问了第一个问题,但我相信你知道三个问题的答案,毕竟那个时候你不能猜到我会问哪一个不是吗,现在情况变了,我要问第二个,你给我第二个的对应答案,好吗?”

     罗生说着,脸上荡漾起一种无计可施又温柔的微笑。后者,那是对一个将死之人的慈悲表现;而前者,他真的不知道还能从哪里得到线索。

     康诺拉把目光转向天花板,在罗生迫切的期待下,她终于又一次拿起手机——“你只会选第一个,我只知道第一个的答案。”

     女人蜷曲的手完成使命般落到被褥上,两只空洞无关的眼睛除却天花板再不看其他地方,手机也放回罗生手里。

     罗生好像有点明白了,他感到滑稽的笑起来,“所以你是说,程胤知道我会选哪个问题?这怎么可能……”

     康诺拉看着他点点头,无声的回答:“是的”

     罗生简直不能遏制的笑,仿佛一个二次元的人突然知道自己只是个虚构角色,那样自我嘲讽的笑,笑得吓人。

     就在罗生笑得失去防备时,康诺拉突然起身,如钩子一样的手指够到床底的电源插座上,猛地拔下插头,呼吸机的气压筒戛然而止。

     根本猝不及防,罗生反应过来的时候,外面正在铃声大作——紧急情况报警。

     都不用想,大堆医护人员正向监护室蜂拥而至。罗生拉开门冲出去,不想,某个人影也迎着他冲进来……“砰——”撞上了。没看清是谁,估计是个女人,经不住这样猛烈与没想到的冲击,被撞到了。

     罗生逃进簇拥而来的人堆里,回望一眼——从地上被人扶起来的,正是鱼微凉。

     被撞得七晕八素的鱼微凉也抬头朝人群里捕获着什么,而此时罗生已经跑出了走廊,消失在她能看到的范围里。

     出了医院,罗生拦下出租车直奔机场,一路查询航班,推测安弋已在二十分钟前飞往柬埔寨。

     车上,罗生陷入了恐惧的深思当中,那张牌明明有三个问题供他选择,按照康诺拉的说法(自然也是建立在这个女人没有说谎的基础上)程胤只准备了一个答案,恰巧对应他选择的第一个问题。

     难道程胤就那么有把握能猜测罗生的选择?或者说……罗生打住念头,他简直不敢往下想,那句话又在他耳边像蛀虫一样咬着——“你永远都没有自由意志”。

     真的没有吗?自己就像“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连选择都被安排好了吗?只准备一个答案,是因为被指定好他只会选第一个问题?除了这种解释没有比这更合理的了,尽管看起来多么超乎常理。

     罗生猛烈摇摇脑袋,他不信!要说康诺拉是在意识不清晰状态下和他交流也未曾可知,毒品让她产生妄想,所以罗生诱导性发问时,她同样也可以顺应性点头。

     罗生给自己做着合理解释,但心中俨然生出了一根刺,于每次跳动时都在心里刮出一道痕,无法不去在意。

     约翰.威兹德姆在《上帝》中提出一个思想实验,为了考察“信仰神圣心智的逻辑性”。意思说:若果信仰合理,必须建立在事实支持的基础上。

     罗生在康诺拉的回答中,得到“被控制选择”的结论,并非归咎于他是否诱导发问于那个吸毒女人,或者这个女人即便要死了也还在耍他,都不是,而是源于事实所提供的、可被感知的证据——即他一点一点靠近真相时在超乎常理的推论中得出了符合事实的结论。

     罗生记得他问过安弋:赌上帝的存在,你信吗?

     作为无神论者,安弋说那是虚构的。他反问罗生:那你见过上帝吗?

     看不见和虚构,后者可以完全建立在纯粹主观上,甚至无需形象思维的铺垫;而前者,看不见摸不着就一定不存在吗?

     话说回来,关于游戏牌的问题,罗生问的第一个,得到的对应答案——从康诺拉那张有股恶臭的嘴里说出来的答案——就是让罗生前往柬埔寨暹粒的一座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