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身份曝光
    城市下水道里挤着相当多的人,又闷又湿。各种各样的臭味混杂在一起,早已超过了六个分子,恐怕是几百万个分子,闻不出是什么味道,莫如说嗅觉近乎失灵。

     婴幼儿拼命哭叫,母亲们一边哄一边啜泣,老年人对各类天神做出祈祷,或十字架、或佛珠,在这个昏暗恶臭、两脚泡在脏水里的地道内,这些物件成了他们拯救自己的唯一依托。

     年轻的男士会冷静一点,他们安慰着老弱病残,但看过死在下水道口的尸体——腐烂得令人吐空肠胃——几乎没人能内心平静。

     所有人表情都一样——煎熬。

     罗生贴墙站着,默不作声等待出去的机会。

     几个小时前,他躲进这里就一直背靠墙站着,虽然他很想就地而坐,他非常累,希望能像那些毫无顾忌的人,对地面汲到脚踝的脏水视而不见,直接坐在水里。可罗生不能,他腿上有伤,主动防御能力处于弱势,尤其水里还同时泡着老鼠和人的尸体。

     他的右腿——如果其他事情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他会暂时忘记在这件事上对自己做出的残忍行为。

     罗生重重吐出一口气。想起消音器抵住右腿毫不犹豫扣下扳机的瞬间,他的五脏就开始痉挛,抽搐着扭在一起。

     简直是要命的疼,当时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但是很值,他拿到了主动权——写着“你是狼人”的那张牌。

     “拿到这张牌,你才有赢的机会。”

     乌鸦说这话的时候,罗生正准备以罗生2的身份去找剥桔子的僧人。

     那一刻起,他就想好了欺骗上帝。

     走这步棋完全不在他的计划之内,甚至他想都没想过。在过去不到24小时里,罗生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有两个:他在spa馆内遇见那个意想不到的人;和他发现了安弋的某些事情。

     那个意想不到的人,就是乌鸦。还有另一个更贴切的称呼——吹笛者。

     狼人游戏中,吹笛者曾经被赶出村庄,多年以后以另一个身份回到村庄报仇。吹笛者的作用是迷惑村民,如果最终剩下的营阵中,都是被迷惑的玩家,吹笛者就达到了报仇的目的从而赢得游戏。

     这也解释了罗生在飞机上看到乌鸦口袋里那根细细长长的笛子,他并不真的在吹它,但它是一个重要提示,就看罗生能不能发现。

     “如果你看破我的身份,你就会知道我和程胤是对立面关系了。”

     当罗生揭穿乌鸦的身份时,他们坐在spa馆内一个没人会注意到的小房间里谈话,这场秘密的谈话也避开了安弋的耳目。

     “但我不是那个被程胤赶走的taro。”乌鸦否认道,他至今也没见过taro。

     Taro——如果有这号人物的话,他肯定是某个角色。罗生这样想。

     目前为止,罗生大致清楚,整个游戏中的所有角色都有作用,换句话说,他们都是一张功能牌,在这种身份测试游戏当中,其作用就是提示。

     taro总会曝光的,罗生确信,他会在适当的时候遇到这个人,然后从对方手里获得提示,最终找出被杀者是谁,游戏就结束。

     “大致就是这样的过程,早在你被抓进警局时我就想告诉你,可那时你选择相信那个警察。”乌鸦在为自己一出场的情形做解释。

     “可现在也谈不上你百分之百帮我,你站我这边是因为你要报仇。”

     “没错。”乌鸦那张阴险的狐狸脸微微一笑。

     “所以我赢了就等于程胤输了?”

     “是,程胤和你的最后一次谈话已经很清楚,他摆明告诉你你是受支配的,他安排你输,你就不会赢。”

     “游戏开始之前程胤就知道结果,可以这么说吗?”

     “不完全,他清楚结果,但游戏测试依旧要进行,所以,就存在了不稳定性。尽管他认为就连发生意外都是设定好的,可还是有意外的意外,就像我们现在的谈话。”

     “为什么非要进行这种游戏测试?”

     “你去问上帝吧,大概程序出错了,或者上帝发现他制造的东西出现了不可控因素。”

     “程胤是什么角色?”

     “他不是游戏角色,他是管理者,管理所有的游戏。”

     “那你呢?只是吹笛者?”

     “是的。”

     “那游戏结束了你去哪里?”

     “你玩游戏的时候会问某个NPC游戏结束他去哪里吗?”

     “哈……好吧!”罗生笑道,“可是管理者应该知道有吹笛者的存在,你不担心他把你删掉?”

     “不担心,就因为现在程序出错了,他有照看不过来的时候。”

     “安弋是什么角色?”

     “我不清楚,你应该比我熟悉他。”

     “我原本以为他不是游戏里的人。”

     “罗生,我们都是,所有人都是。只是那个警察是什么身份,我到现在也不清楚,这点很奇怪……”

     安弋是谁?罗生靠着下水道的墙壁想着,这个问题让他沮丧,甚至感到难过。

     他回忆了他和乌鸦的大部分谈话内容,也清楚了下一步该如何做——在他去过石室以后,又从乌鸦手里获得一个提示——去研究所、程胤的房间找一张不一样的牌。

     “我只知道这个提示,别再问更多的,NPC并不是万事通,余下都得靠你自己。”

     乌鸦解释着,这个提示将和“你是狼人”那张牌组成一个新答案。

     “没人知道你竟想出掉包这种玩法,我的建议是你继续用罗生1的身份,你也可以有获胜的机会,事情发展一直都在变,不是吗?”

     事实上罗生在spa馆和乌鸦谈话时,他提出这个想法,提出让乌鸦帮助他,乌鸦那时也大为震惊。

     “你这样打乱程序,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情况。”

     乌鸦一直都在提醒他,罗生却摇头:“,不,我就是那个不稳定又不可控的因素,通过游戏测试,最终要除掉的就是我,但我不想要那种结局,我就不会让它发生。如果未来是不确定的,即便是游戏,我也要让我的未来按照我的思路发展。”

     “好吧,我欣赏你,我去催眠另一个你,不过你要吃点苦头,据说罗生2的右腿被那个警察打伤了……”

     他们达成了共同协议,乌鸦帮着罗生掉包了罗生1.2之间的身份。但为了去石室拿到属于罗生2的牌,罗生必须让自己腿上有枪伤,绝不能打马虎眼,因为石室里那位知道怎么区分他们。

     所以,罗生握着消音手枪,朝自己的右腿开了一枪。但是,在罗生2的右臂上,他给他留下的却是刀伤。没用枪的原因有两个:其一,只要其中一个罗生去石室取了牌,另一个不会见到剥桔子的僧人,只会看见剩下的一张牌。只要他骗过僧人就行。其二,罗生只剩一颗子弹了。

     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罗生买了当晚22点的回程机票,回来后他直奔研究所,在程胤的房间——那个贴满游戏牌的房间——寻找那张不一样的牌。

     遗憾的是,他没找到,整整一个通宵,他几乎把眼睛练就成条码扫描仪,还是没发现那么多游戏牌当中,哪一张和其他有所不同。

     几若令他急得发疯的时候,他想到了某种东西。如果用肉眼看不出来的情况下,是否在其他工具的介入下能看出来?

     于是罗生跑出研究所,甚至急得忘了锁门。他需要的那个工具在数码城才有。

     正当他穿过市中心,飞奔向全城最大的数码城时,一滴一滴烧灼皮肤的粘液从天空落了下来,十分钟不到就情势恶化。罗生随人群逃进了城市下水道。

     ——“你这样打乱程序,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情况。”

     他背靠湿漉漉的墙壁,想起乌鸦的话。与此同时,外面也传来了消防车的鸣笛声。